对话录 No. 5 | 与抗疫基层的对话

date
Mar 13, 2020
slug
chat-covid19
status
Published
summary
小白:“我跟你讲,今天我拒绝了一个女的。她跑过来跟我说要开健康证明,说要出去旅游。我立马就拒绝了,这个时间还要出去旅游,简直不要命了。”
tags
Sociology
Chat
type
Post
小白:“我跟你讲,今天我拒绝了一个女的。她跑过来跟我说要开健康证明,说要出去旅游。我立马就拒绝了,这个时间还要出去旅游,简直不要命了。”
小黑:“其实我觉得你履行自己的职责就好了,太多的事情不用管。”
小白:“我就是在履行我自己的职责。她一个人出去旅游,到时候又带回来传染,那怎么可以!健康证明是给复工的开的,她去旅游开什么开?”小黑:“我没有任何批评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健康证明,健康就开,别的不用管太多。”小白:“那不行。出去旅游都开健康证明,那到时候传个病回来,我们又要多少人守着她?”小黑:“我理解你的动机也没有批评你。只是,难道文件规定的是‘仅给复工人员’开具健康证明吗?”
小白:“我们就是这么理解的。健康证明本来就是开给复工人员的,我相信上面也是这个意思,我们也就是跟她这么说的。”小黑:“文件上是这么写的吗?”小白:“文件我没有看得很仔细,我现在没法回答你。”小黑:“那么既然你文件没有看得很仔细,却又跟她说了这么一个规定,那是不是在利用自己的特权,以满足自己的目的,哪怕这个目的并不是完全为了你自己?”小白:“怎么可以让她出去把传染病带回,我们要多少人守着她!”小黑:“以前你年轻的时候,如果他们拒绝给你开打工的健康证明,你一定觉得自己遭到了不公平的待遇甚至骂个不停。我没有批评你,只是希望你明白,你干了一件什么性质的事情。”(小白沉默)小黑:“其实某些 SHI 长,甚至某些更高的领导,在那个位置又何尝不是这样,现在在其他的国家不也发生了类似的事件吗?位置决定行为……”(小黑还没说完)小白:“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Reynard © 2021

Powered byVer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