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

date
Jun 22, 2021
slug
my-university
status
Published
summary
我的大学在海子自杀的地方开始。 每年的 3 月 26 日,他在法大的纪念碑都会放满鲜花。人们纪念这位从北大走到法大的诗人,我曾在大三的时候给这一幕拍了一张照片,但没有想到半年后我侥幸从法大保研到了北大,与他相反。
tags
Philosophy
Study
type
Post
我的大学在海子自杀的地方开始。
每年的 3 月 26 日,他在法大的纪念碑都会放满鲜花。人们纪念这位从北大走到法大的诗人,我曾在大三的时候给这一幕拍了一张照片,但没有想到半年后我侥幸从法大保研到了北大,与他相反。
说侥幸当然还是太过分,但要说完全凭借实力也全不尽然。大三的时候,因为大二任性去厦大看了一学期的白城沙滩和大海,所以回来要补上很多课。又因为完全不想考研——这种考试总让我想起高中一千多人里考 50 多名就是班里倒数第六的无聊生活——就想着能不能保研。可是我毕竟在一所保研率只有 10% 的 211 学校,就度过了挺疲惫的一个学期。如果说最后顺利保研全凭实力,连自己也很难说服。一方面,在保研的面试当中,重男轻女的现象其实非常普遍,我也很难说自己是否得到、又得到了多少益处;另一方面,整个过程不仅我得到了很多老师和朋友的建议,最后能够得到一两个学校的肯定也有各种机缘巧合的成分在。
后来发现,本科老师早就给我种下了一颗对不平等中“非个人因素的”的思考的种子。当时年轻气盛,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一些对教育不平等的情绪化的评论。一位老师回复到:“有没有想过背后是什么原因呢?”在这个简单的问题的引导之下,我后来了解到一些社会学的入门知识,我也借这个问题完成了被老师们数次挑战的硕士学位论文——即便它对他人而言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学术贡献,于我而言则是我近五年来成长的总结。
要说大学里最令我自豪的事情,当然不是在学业上取得了什么成绩,而是我真正改变了法大学生的生活——给每一栋宿舍楼都带来了热水。法大校委会和学代会会挺认真地对待代表的提案,我当时经过简单调研、拿到了一百多位学生代表附议的“热水提案”也就真正进入了校方视野。在参加几次沟通会议过后,项目开始招标并最终在我研一的时候投入使用。在冬天听到“师兄,宿舍有热水了”的瞬间,是我近年来最幸福的时刻。
一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他周遭的世界不是,这是我在两所大学得到的东西。

打完新冠疫苗别人很困但我竟然睡不着觉,于南燕。

Reynard © 2021

Powered byVer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