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即田野:面试的传播与社会视角(二)

导师的微信签名是“生活即田野”,一直以来没有太多切身体会,直到今天。

过去的一个月里,我跌跌撞撞地参加了许多实习/秋招面试,今天和同学聊起来才发现原来处处都是传播学和社会学的痕迹。

需要注意的是,面试题目后是今天的一些小想法,并非我的回答。

人为制造的隔阂

几乎所有单面:你还有什么问题想要问我吗?

人与人的交流难免存在着障碍或隔阂,但有的时候这种不顺畅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在面试官没有说“本次面试到此结束”之前,面试者和面试官的对话都在考核的进程当中,但这个问题的考核属性却常常被面试者忽视,或者说在面试官的蓄意引导之下被忽视。

作为一个考核,或许面试官想要得到的是:不太低的情商、对组织和工作的了解、强烈的好奇心与学习能力。这样的考核当然合理——任何人处在任何位置,都一定需要面对和克服蓄意制造的沟通障碍,以及处理未知。当然,如果面试者有充足的资源、地位和能力,大可将此当作“筛选老板 ”的主场,可惜这并不适合大多数人。

学习与工作

某知名出海电商:能不能讲一下你的一篇论文?

某知名手机厂商:你在学习上遇到了什么困难、是怎么解决的?

学校教授技能。学术论文的八股格式可能无趣,但它教会了学生如何用简练的文字和清晰的逻辑分析问题;学习和工作的困难可能各不相同,但解决的路径其实没有本质区别:search (寻找现有的), research(发现新的)。某老师曾说:“研究生阶段学习的东西,你们可能看起来很虚,但研究生培养的问题意识、对未来的判断,说不定会在你人生的某一刻带来巨大帮助。”

学校传递文化,不仅包括正式文化,还包括非正式文化。在与同学的学习生活中,我们学会了如何与同辈群体相处、如何解决冲突;在与老师和校领导的沟通中,我们学会了如何与不同地位的人打交道;在不断的排名和考试中,我们也学会了如何面对压力。

英语

某知名电商 HR 面:如果让你立刻上台用英语演讲三分钟,你感觉自己能胜任吗?

我相信自己可以胜任,更多地恐怕不能归功于自己的努力,而应归功于并不能算穷困潦倒的家庭、相对较好的教育,以及英语国家的文化霸权。

教育通过社会控制、分轨和不平等的资源分配维护现有社会的不平等。我们在学校没有学习上一辈的俄文而是学了英文,这是教育对课程和基础设施的控制;我的高中在清北班度过,全班最低分也超过了重本线数十分,这种分轨的做法对因经济政治地位、父母教育背景很难接受良好的早期教育的人极为不公平,它反映了那些“人上人”的利益;同时,城乡、发达欠发达地区教育资源的巨大差异,重点高中、重点大学的存在都意味着在制度的不同位置的人享用着天差地别的教育资源。

英语作为一种世界语言也不是“生而有之”,它的流行也远不能用语言设计来解释,无需多言。

关于外卖的想象力

去年参加了导师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该项目就是在探讨网约劳动平台和社会的互动。

在这个项目中,我们针对深圳市的某外卖平台的骑手做了一次较大规模的问卷调查(国内首次),历时数月,第一篇文章已经见稿于今年《浙江学刊》。但以下均为个人想法,不代表导师意见。

研究说了什么:以秒计数的监控体系、骑手与公共空间的冲突、算法的影响

  1. 时间上,骑手面临着平台、商家和顾客的三重压力空间上,骑手的工作对公共空间产生了占用也引发了冲突

具体的论述和论据因为篇幅较长请大家参考原文

研究没说什么:一种新矛盾的产生

  1. 平台通过创造一种工作形式和构筑一种监控、分配机制,在转嫁矛盾中攫取利润。“送外卖”是一种被进一步去技术性的工作,外卖劳工也被进一步去组织化

因诸多原因,这部分不再展开。

关于外卖的想象力

ICT 技术(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信息和通讯技术)的发展为新的劳动形式和组织形式产生了可能,也为新的时空控制形式提供了工具。资本主义对劳动的控制往往可以分为对时间和空间的控制,或许在某些情况下会有心理上的控制但也往往由工作效率(时间)体现。而技术的创新往往是资产阶级出于提高劳动生产率、降低劳动成本的诉求(马克思的观点)而不是真正以提高高社会福祉为目的。急速发展的移动互联网、算法、GPS、前端 (front-end)等技术都为外卖平台的出现和快速发展提供客观条件。我们的研究表明,这种时间和空间的监控体系在外卖平台的运作中发挥着极强的功能。

过去,在作为技术创新代表的工业革命中,生产变得机械化和去技术化(deskilling, 工作的简单化),工厂和资本家不再需要为技能培训支付费用,而仅仅需要为工人的基本生活和再生产支付费用(马克思)。这种去技术性维持了资本主义的运转,但也让工人与社区分离、与工作伙伴分离、与制造的产品分离,更重要的是与生产的创造性、独特性和独特的人类潜能的分离——异化(alienation)。

现在,食物的配送从业者在上岗之前不再需要对路途的高度熟识(但仍然有一定要求)、不再需要能够博得稳定的食物生产和销售网络(由平台和算法承担),毫无疑问,这种工作也被去技术化了。于是,外卖员成为了在城市中穿梭的电动车,甚至不再被写字楼和高档社区所接纳;外卖员也互相分离,在工作中被城市道路与工作任务隔开;外卖员的创造性也被限制在“互相换单送”“帮忙接个单”等零碎而无需太多潜能的范围内,毫无疑问,这种去技术化促进了劳动者的异化

更为重要的是,这种由时间和空间都由平台分配和监控的劳动形式、这种特殊的去技术化和异化,也阻断了工会和反抗形成的可能,或许这是真正的、我们所不能承受的代价。

如果它提供了(较)高收入、(较)多自由的的工作,那它还“是它自身的掘墓人”吗?

参考文献

叶韦明,欧阳荣鑫.重塑时空:算法中介的网约劳动研究[J].浙江学刊,2020(02):167-176.

生活即田野:面试的传播与社会视角(一)

导师的微信签名是“生活即田野”,一直以来没有太多切身体会,直到今天。

过去的一个月里,我跌跌撞撞地参加了许多实习/秋招面试,今天和同学聊起来才发现原来处处都是传播学和社会学的痕迹。

需要注意的是,面试题目后是今天的一些小想法,并非我的回答。

面试

面试是一个社会互动的过程,也是人际之间的一种单向说服传播活动。

  1. 社会互动上,面试是面试者与某个组织的交流,但实际上代表组织完成交流的是一个又一个不同的社会角色。这些社会角色有着不同的定位和诉求,面试也是一个辨别这些角色定位、满足这些角色的诉求的过程。例如,当 HR 问起你是否还有什么问题要问时,他的角色是作为一个考察面试者是否了解和契合岗位、公司的出题人,他的诉求是:通过这一两个问题,判断出面试者是否了解岗位、是否了解和契合公司、是否有着足够的情商、是否拥有较强的好奇心和学习能力。
  2. 说服活动,面试也是一个面试者说服面试官的过程。对于高教育水平的面试官,强调优点+承认缺点的“两面说服”往往比“单面说服”更有用;利用权威来强调自己的能力也会有着极为积极的效果。例如,当专业面试官问起你的优缺点,他的诉求是:判断面试者能力是否与岗位匹配、是否对自我有着清晰认知、是否有着较强的学习能力。所以,任何一个优缺点的表述都要成为这三个问题的坚实论据。

游戏化 (Gamification)

某知名电商群面:如何设计一款游戏,让空闲时间充裕但对价格敏感的用户积极参与,并提升活跃度和购买转化?

游戏根植于人类的文化之中(赫伊津哈),这是下沉市场(暂时认为这个名词有特定指向)用户能够并且愿意参与到这样的人类活动中。但是,游戏设计其实是一门艺术。如何运用目标、规则和反馈引导用户的行为,如何用约束、情感、叙事、进展和关系动力(凯文·韦巴赫等)刺激用户参与,需要对游戏和产品都有着较为深入的理解。

某知名出海电商:是拼多多的游戏化设计提升了用户活跃和参与吗?

不是的,是对用户需求的满足提升了用户活跃和参与。这听起来是一种”使用和满足“的无聊论述,但正是因为拼多多的用户时间充裕、对价格敏感,才让作为一种手段的游戏化设计在”满足“的过程中能够发挥功用。

两个现象之间有时候存在极强的相关性,但是这种相关性很有可能是假的或者有着更复杂的机制。探明真正的关系,很可能需要一种社会科学的洞察(insight),或者需要量化的技术来验证对 causality 的假设——这也符合逻辑实证主义,详析模式(标明、复证、辨明、阐明,拉扎斯菲尔德)和调解、中介、路径分析(Hayes)的思想。

家庭

某知名电商 HR 面:是否有女朋友?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结婚?

家庭曾经是社会化的主要场所,但现在已经日益私人化(Laslett, 1973),家庭对于生产的价值也就仅仅剩下了劳动力的再生产。劳动力在降低成本驱动的技术创新过程中,发生了异化,但这种异化其实会加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冲突,也会对再生产产生影响(马克思)。

你看到/听到这个问题感到愤慨的原因是:生活和工作的平衡、家庭的意义都面临着巨大挑战,以及隐藏着的不平等。然而你无可奈何,因为面试官被阶级和地位赋予了权力(韦伯)。这时我们还意识到,与农业时代的重要劳动资源不同,当代社会的孩子已经成为了家庭财政和家庭流动的拖累。

这种文化,对家庭的态度,可能不是你,但是我们自己建构的并且它一旦成为了文化,我们就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彼得·伯格、托马斯·勒克曼)。

另外,在美国的文化里,这种问题是不被允许的,社会文化的差异在这里体现。

(未完待续)

旧书新读 | 摘《社会学的邀请》

不能仅是“坐在车窗里面进行研究的社会学家“,不能奢望”利用度假休闲的游玩时光就能轻松的解释清楚几个世纪的难题“(Du Bios, [1903]1994)

涂尔干认为美好社会必将到来,失范只是在走向社会秩序中出现的一个暂时性的干扰,一旦意识到彼此相互依赖性就能克服;马克思也有共同的进步历史观

。但,正如普特南,除非意识到社会资本的下降并通过有目的的行为来增加社会资本,否则美好社会就实现不了。

资本主义的两面性(马克思):

  • 肯定解决生产问题的能力超过了以往任何社会制度;技术革新是资本主义发展的结果
  • 肯定资本主义是相互竞争的,为提高生产率主要通过技术革新实现:生产流程的机械化和去技术化(deskilling,是工作简单化)——不需要为培训支付费用,只需要为工人的基本生活和再生产支付费用
  • 资本主义的成功建立在从这一制度获益的极少的劳动者基础之上。
  • 去技术性维持资本主义运转但产生了异化 (alienation):与社区的分离,与工作伙伴的分离,与我们制造的产品的分离,更重要是与我们生产的创造性、动态性、独特的人类潜能的分离
  • 资本主义必然会导致人类价值降低,而且会使人成为商品;商品中人的价值降低为市场价值


现实的社会建构包括目标物、知识以及行为准则的建构,它们被我们集体共享;这些被创造出来的产物,会塑造和限制我们的观念和行动,其结果就是社会互动、集体行为所需要的可预测性及秩序。

我们建构文化→ 文化创造我们→文化脱离变成背景,我们于其中并依赖其作出选择:一种限制可能选择的结构。

社会性别的社会化:学会扔东西,建构社会性别的方式影响了行为。一些性别相关的差异可能与权力有关:医生的潦草字迹。

消费主义是后现代性的核心。

强制选择(selection imperative):选择不仅仅是一种取舍,更是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

工业化社会为妻子们设计了新的价值规范,“对真正妇女状态的崇拜”(cult of true womanhood)(Welter, 1966)

在更早的时期,一个大家庭被视为资产或者资源,因为家庭农 业下的孩子是重要的劳动力资源。现在,太多的孩子则是家庭财政和家庭流动的拖累,他们作为消费者而非生产者,往往会制约父母在工作领域的流动。

然而教育作为一种权利,其包容性的发展并没有消除不平等。教育正是建立在不平等的基础之上,其目的在于以能力而非以阶级、种族和社会性别这些因素来划分人群。

地位对偏好的影响见于福赛尔《阶级》(Class, 1983),但真正的社会学系统论述却是布尔迪厄关于法国人偏好的分析 (Bourdieu, 1984)以及哈利有关美国人品味的社会学分析(David Halle, 1993)。

阶级制度不仅巩固了经济差别,还加剧了社会和文化差别。韦伯的分析:物质资源、社会资源和文化资源互相联系。

1852 年 9 月 5 日,废奴主义者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 在《9月4日对黑人的意义 》的演讲中,在大声抱怨美国奴隶制的伪善的同时, 也表达了乐观的希望:最后,请允许我这样说,尽管今天我呈现了这个国家的黑暗图景,但我决不对这个国家感到绝望……因此,我将带着希望离开我开始的地方。尽管我是从《独立宣言》中包含的伟大原则获得勇气,从天才的《美国宪法》中获得勇气,但我的精神对显而易见的时代趋势仍然感到欣慰…… 全能的上帝所说的“让光明普照那里”,还没有失去力量。无论在进餐、运动还是贪婪的时刻,不要暴力,不要愤怒,我们完全可以把自己隐藏在万丈光芒之下。

在 Notion 查看全文

2020 最新可用的两种豆瓣 API

2020 最新可用的两种豆瓣 API

简明说明

目前可以通过两种形式访问:

    1. 旧的 API (api.douban.com),更换 apikey 为

054022eaeae0b00e0fc068c0c0a2102a

暂时可以访问,如

GET https://api.douban.com/v2/book/isbn/9787536692930?apikey=054022eaeae0b00e0fc068c0c0a2102a

完整参考);

    2. 新的 API (frodo.douban.com),包含了复杂的登录状态、时间戳、加密,在第一种方法被封的时候可以使用这种方式(相关讨论 1 / 相关讨论 2 / 相关实现)。

过程和细节

八月底在使用 calibre 的时候发现元数据(meta data) 获取错误,检查了一下查错、验证了网络请求,发现似乎 API失效。

经网络检索(相关讨论 1 / 相关讨论 2 ),网上常见的 apikey

0df993c66c0c636e29ecbb5344252a4a

已经在八月被豆瓣封禁。

根据讨论中的线索,在这里找到了对应的可用 API,故作此录。

借此机会还成为了著名开源软件 calibre 的开发者呢! 😎